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

秘书长访谈录:对话梅英菊

2019-06-25 来源:青工委

undefined

梅英菊

中制协青工委委员、编剧

代表作:《金玉良缘》《抓住彩虹的男人》

《偏偏喜欢你》《我的真朋友》等


导语

我个人选择合作的制片人的标准是:

首先三观一致,

其次是对剧本和剧在审美标准上相近,

第三是他要足够的自信和坚定,不跟风,不人云亦云。

对话:胡杰、张麟、梅英菊

以下内容经过编辑和删减


编剧在任何时候都要爱惜自己的羽毛

青工委:很高兴与梅委员见面,正在热播的《我的真朋友》是您的作品,想请问:这部剧的呈现符合您的预期吗?

梅英菊:我觉得还挺惊喜的,外界的评论大多比较正面,收视也很好。《我的真朋友》有很好的表现,主要是因为一个好的主创团队在每一个环节上都在给这个项目加分,比如制片人的制作,导演的调度,演员的表演等等。

青工委:您怎么评价Baby、邓伦、朱一龙这三位顶级流量明星的表演?

梅英菊:这部戏的制片人贾总在选择演员上非常有经验,演员和角色的贴合度很高。他们三个人演的都很好,对角色琢磨的很细。

Baby的表演自然、准确,也很可爱,就是我笔下的程真真。

朱一龙饰演的井然是一位设计师,有原生家庭的伤痛,跟人有疏离感,在人际交往中跟人都保持着安全的距离。朱一龙演的非常好。其实疏离感很难演,无法靠台词去传达给观众,只能依靠表情和动作上的细枝末节来演绎,他的状态就特别对。

我是站在编剧的角度,不是观众的角度,所以不会用“流量明星”去定义演员。比如说邓伦应该是现在最当红的流量明星之一,但是他的演技真的太好了,演活了邵芃橙这个人物。我也会去看评论和弹幕,看到其中很多观众都大赞邓伦的演技。

undefined

青工委:您刚说,好的主创团队在每个环节都会给项目加分,这是很理想的状态,很多编剧其实没那么多的选择权。

梅英菊:您说的很对,有时候编剧没有那么多的选择权。我觉得是这样,如果有选择的余地,那么尽量挑一个成功操作过项目,并且有实力的影视公司和一个专业的制片人来合作。

我个人选择合作的制片人的标准是,首先三观一致,其次是对剧本和剧在审美标准上相近。第三是他要足够的自信和坚定,不跟风,不人云亦云,我们一起认准一个目标就风雨无阻的携手直奔目标。

当然我讲的是一个理想状态,编剧选择甲方的时候,更多的是被甲方选择。从业路上,一开始可能没有那么多的机会,每个编剧都要经历打基本功的过程,谁也躲不掉。

做编剧勤奋很重要,还要有一点天赋,天赋加上不懈努力,才有可能成功。

那些看似一夜成名的编剧,前期辛苦写作,不被认可,没人买单,被锁在抽屉里的作品很多。大家都希望一夜成名,但前期特别痛苦的积淀过程其实每个编剧都会经历。

青工委:在这行,一剧成功,后劲不足的编剧,还挺多的。您怎么看一剧成名之后的发展?

梅英菊:一剧成名之后,忽然拥有很多鲜花和掌声,陶醉可能也是人之常情。

面对很多钱,很多项目找过来,很容易贪心。接了太多项目,自己忙不过来,就分包出去。因为时间和精力不够,导致创作质量的下降,可能会出现您说的这种情况。还有就是前两年影视公司如雨后春笋,但良莠不齐,有时候项目做不成,确实也不全是编剧的责任。

我觉得编剧在任何时候都应该爱惜自己的羽毛。选择自己有创作热情,有表达欲望的题材来精耕细做。选择志同道合、专业、优秀的制作公司和团队来合作。对自己的创作质量一如既往地有所要求。

在创作的过程中需要越来越成熟,越来越努力,而不是越来越放松标准,更不要去将就、去迁就、去跟风迎合所谓的商业化和市场化。一边努力提高技能,一边反思哪里做得还不够好,不断总结经验,不断积累。学无止境,遇到挫折的时候要坚持,不要轻易放弃。

undefined

丨选择专业、优秀的合作者

青工委:您的个性是非常坚持的那种吗?如果在创作中与其他主创比如制片人、导演发生分歧,您会怎么处理?

梅英菊:生活里我是特别佛系的个性,特别不愿意争论,很平和的一个人。创作上还蛮执拗的,我认为对的东西,会一直坚持。

因为我不愿意争吵,也不擅长争执的个性,所以还是那句话,我会尽量跟志同道合和专业的人来合作。这样中间能减少很多内耗和试错的过程。

我想分三个层面来聊这个问题。

第一、我一直强调要对自己的作品负责。我相信任何一个成熟的编剧,对自己写的东西是有一个预判的。艺术鉴赏会有个人色彩和倾向性,比如男性跟女性喜欢的东西不一样,不同年龄、经历、性格的男性或女性喜欢的东西又不一样。但是这不影响对一个故事的最基础判断。

对自己写的东西有所要求,尽最大努力,写负责任的作品,然后再去要求合作者。一个剧本少则几十万字,多则上百万字,你凭什么让合作者去看一个自己都看不过眼的烂东西。

我写的每一个无论是总纲、分集、还是剧本,在交给甲方之前,自己都是经过反复修改的,确认已经找到了我认为的最优的表达,再交给别人,这是对自己的负责,也是对别人的尊重。比如《我的真朋友》其实是尝试了一个新的结构模式,为了把这个结构的启承转合写的舒服、合理,在分集阶段,我自己就不厌其烦地进行了三遍不一样的尝试,自己确认写通畅了才交给甲方去审阅。

其次才是选择专业、优秀的合作者的问题。我看过青工委做的一个跟梁振华老师的对话,梁老师的很多观点我都十分认同。其中讲到一个例子,一个导演对他的剧本提出特别不靠谱要求。其实被甲方、被导演提出特别离奇的意见这种事,可能每个编剧都会碰到过。他在星巴克喝个咖啡,听隔壁桌聊到个什么东西,都可能影响到第二天开剧本会的意见。比如你明明写一个现代剧,但甲方非说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哪场戏特别好,哪个人物特别好,我们能不能也加几场那样的戏,或者是加一个那样的人物。你说,对不起,我们写的是现代戏。 他告诉你,你是编剧呀,我们只负责提要求。所以这是没办法掰扯的,只能不合作。

合作一个项目的基础,先要做的是确定主题、类型、风格,然后是人物关系和故事主线和副线。最基础的确定之后才是在这个基础上做加分项,怎么让情节更丰富丰满,怎么让人物更鲜活有趣,而不是无原则无根据的变来变去。 

undefined

第三,我也不是不愿意听取意见的人,但是我希望意见是有效的意见,大家每开一次会,提一次意见,都是在将项目向前推进,向更好的方向推进,而不是原地踏步,反复扯皮,老生常谈,或者没有个准主意,道听途说,变来变去。

对于专业的意见,当然要听取,也当然要执行,众志成城嘛。对于给剧本加分的意见,我都很愿意修改。《我的真朋友》从开始写剧本到播出一共用了26个月的时间,这在界业是非常高效的,而且播出的效果不错,我觉得最重要的原因是制片人贾总是专业的、经验丰富的,所以她带领的整个项目的运转也是专业的、高效的。

丨给青年编剧的四个建议

青工委:能给青年编剧一些意见,日常从哪些方面积累?

梅英菊:一是阅读,能写出好的东西,先要眼界和眼光,知道好东西长什么样子。对各种经典的熟知,对创作理论的驾轻就熟。这要从哪来,肯定是从书本中来,从学习中获得。

二就是写作。看花容易秀花难,从写剧本中学习写剧本。道理很简单,过程并不容易。

三是励志做编剧,要养成好的写作习惯,保持充沛的体力,做好健康管理。

四是从起步到成功可能是个相对漫长的过程,要吃得了苦,耐得住寂寞。

青工委:科班出身,对您后来在编剧这行的成功是不是特别重要?能简单说说您个人的经历吗?

梅英菊:我觉得还是很重要的。我本科是北京广播学院制片管理专业,研究生是中国传媒大学广播电视艺术学专业,电视剧创作与理论方向。在北京电视台的《法制进行时》和中央二套的《经济与法》的周末版都做过编导,写四十五分钟一集的单本剧。这样的单本剧我创作并播出的应该有超过一百集。

之后朋友介绍我做一部古装轻喜剧的执行制片人。再后来也是朋友介绍做了古装轻喜剧《金玉良缘》的编剧之一。其实我进入编剧这一行,算是运气不错,起点挺高的,霍建华和唐嫣主演的《金玉良缘》算是当年的爆款剧,一直到现在重播率都非常高。我也一直特别感谢当年介绍我去写那部剧的朋友,还有那部剧的制片人汤总。再后来就写了《抓住彩虹的男人》和《偏偏喜欢你》。《偏偏喜欢你》也可以说是当年的爆款剧。

现在回想起来,我感恩自己写过的每一个字,不管是四十五分钟一集的单本剧,还是曾经的爆款剧,我觉得都是学习和积累。

undefined

青工委:家庭呢?对您从事这一行有何影响。

梅英菊:小时候父母对我的教育还是挺重视的,很小的时候就教我识字。三周岁半开始上幼儿园,当时各种小人书我基本可以自己看下来,还能给小朋友讲。上小学之前唐诗一百首和全部的毛主席诗词,我爸基本都教会我了。我爷爷受过高等教育,英语和日语都很流利。奶奶也受过良好的教育,记忆里爷爷奶奶都是用毛笔和亲戚朋友往来书信的。别的孩子小的时候多数是听格林童话、安徒生童话的,我小的时候是听我爷爷、奶奶把《三国》《列国》《论语》等等翻译成白话文讲给我听的。

至于对我工作的影响,我觉得小时候爷爷奶奶、父母教我的一些诗词,给我讲的一些故事,对我最初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的形成有一定影响。比如说“但力行好事,莫问穷通”。其次我觉得,对我一些兴趣的形成奠定了基础,直到现在我也很喜欢传统文化,喜欢读历史方面的书,对后来写历史题材的电视剧也有很大的帮助。

丨创作要有敬畏心 不祸害作品

青工委:您有什么自己特别专注或偏爱的创作题吗?

梅英菊:创作是需要好奇心的,对新鲜有趣的题材,我都有兴趣。当然前提是自己能驾驭得了的。如果有人找我写一个我完全不了解的题材,一个特别生僻的领域,那我就会直接告诉人家我不懂,对创作要有敬畏之心,不能祸害作品。

青工委:目前您手上有几个项目?

梅英菊:我刚刚做完一个古装剧《大唐明月》的初稿,现在是休息阶段。看看书,看看剧,提升自我。

青工委:工作之余的兴趣爱好是什么?工作的时间是怎么分配的?

梅英菊:阅读是多年来形成的习惯,我喜欢看纸质书。还有就是画国画,练练书法,也在学习篆刻。这些爱好都能让的我心安静下来。我是觉得人除了吃饭、睡觉、赚钱活着之外,还是要有所热爱的,不然人生就太无趣了。

写作呢,如果不被别的事打扰,每天大概写三、四个小时,三千字左右,大概五、六场戏吧。写的不算快,因为要反反复复打磨。我现在一个比较好的习惯是不熬夜了,都在白天写,而且优先写作,再去做别的事。

undefined

青工委:请您对我们的工作提点意见吧。

梅英菊:提意见不敢当,我觉得你们能成立影视行业青年人的组织,特别了不起,特别有责任心,对于年轻的影视人来讲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

所以我也是很积极地第一时间加入了。你们现在做的与委员的对谈,组织初心榜的评选,都是很有意义的工作。接下来也可以多组织业务交流,项目上资源上对接整合。现在需要维权的编剧不是挺多的嘛,有被抄袭的,也有被碰瓷蹭热度的,你们可以给需要提供帮助的编剧,提供一些法律援助。接受帮助的对象,也可以付出相应费用。

当然作为青工委的一员,如果组织有需要,我也愿意为组织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你们的工作任重道远,愿大家携手同行。

青工委:太感动了,谢谢梅老师。

梅英菊:也感谢你们。


丨秘书长访谈录丨往期回顾↓

青年的气质应成为影视行业的旗帜丨对话梁振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