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

大IP改编的启示丨对话《全职高手》总编剧乔冰清

2019-09-16 来源:青工委

青工委入会申请微信热线

18910738050(艾晓青)


undefined


乔冰清

青工委委员/编剧

代表作品:《全职高手》《南方有乔木》

《绝密543》《欢天喜地俏冤家》《追婚记》

对话:张麟、乔冰清

访谈内容经过编辑和删改


大IP改编影视剧

青工委:欢迎冰清来青工委做客,你担任总编剧的电视剧《全职高手》已经播完,各方反应都很好,这是一部全新的电竞体育的电视剧,你本人对电竞题材很熟悉吗?

乔冰清:其实我之前对电竞行业并不熟悉,我玩游戏,但玩得不好,也不算是电竞迷。

在改编这部剧之前,我其实也没有接触过电竞题材。因为这个项目,我从一个局外人走进了电竞世界,是以体验者的身份,或者说是以普通观众的身份来感受电竞的热血,其实这个视角也是我们做剧的一个方向。

我之前写都市情感,也写过军旅,看似和游戏毫不关系,但其实都是积累的过程,剧作架构的方式对于这次的改编也很有帮助。

青工委:这次创作是不是有很多体会?网络大IP成功转化成影视剧其实挺难的。

乔冰清:嗯,这次全职播出之后对我启发是,大部分的观众其实还是电视剧的观众,所以我觉得首先要保证这是一个普通观众能看懂的剧,然后我们再来谈还原。

对于还原,我觉得漫威系列有很多值得借鉴的地方,漫威系列所有成功的还原,都是在做致敬。

在IP改编时我有坚持不变的东西,比如说人物关系不能变、人物的气质不能变、精神内核不能变,但是故事情节是留给我们的遐想空间。影视改编很难做到一比一还原小说,其实这也是文字本身的魅力所在,是其他艺术形式绝对取代不了的。同理,影视画面也有它的感染力和独特性。所在,在经过这次改编之后,我觉得小说和影视剧的关系很像一对恋人,我们互相融合,彼此依赖,但也必须保持各自的独立。

 青工委:原著粉不好搞。

乔冰清:如果影视化在故事内容、人物关系上与原著有较大的出入,都有可能引发书粉的抵触情绪,所以改编并不是完全放弃原著的内容。但如果完全照搬原作,则会让一些未曾看过原著的观众难以理解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前情背景,反而受众局限。所以,我觉得最好的还原不是照搬,而是对原著最大程度的致敬。因为我们会有意地示好书粉,告诉他们原著中的精神内核,我们没有放弃,而且这些精神内核会以更巧妙的形式出现。

全职播出之后,我发现,致敬对于观众来说体验特别好,书粉转成剧粉大多也是因为看到了我们的用心,也就是以另外一种方式呈现原著精神,毕竟建一个电视剧自己的影视世界观还是蛮重要的。

青工委:现在回过头看,全职这部剧最大的成功在哪?

乔冰清:今天来说,我觉得比较成功的是实现了线上跟线下之间的连接,即所谓现实世界跟游戏世界的连接。这在当时是困扰我们最大的问题,因为按要求剧中最多只能有百分之三十是游戏,而且这个游戏还是虚拟的游戏,很难让观众找到代入感。后来在写游戏部分的时候,我们把每场游戏都当一个故事来写,现在剧中的每场游戏都对应着某个人物或者某个团队的成长,也就是每场游戏的每个环节都打了一个人物点。

青工委:就是游戏都是为人物,或者为故事服务的。

乔冰清:对,比如全职的游戏中哪里该输、为什么输,都是在做人物点,而且我们在前期剧情中铺垫了一个现实的点,跟游戏世界做结合关注。也就是让观众知道,人物在现实中的性格缺陷,就会导致他在游戏中的这个环节失误,而在之后的剧情里,人物在游戏中的成长又对应着其在现实世界的成长,我是这样做勾连的。这样的勾连呈现出来之后,大家发现效果其实蛮好的,而且观众也觉得现实跟游戏之间的割裂感不大,不会看不懂游戏世界。

 

聪明地妥协

青工委:其实在同期,也有一部电竞题材的剧《亲爱的,热爱的》,你们会做比较吗?

乔冰清:不太会,因为我们给全职的定位是不一样的。《亲爱的,热爱的》偏向于言情剧,而我们做全职有点野心,我们想做职业剧,电竞职业剧,而不是讲人物情感关系的剧。我们想写的是疲惫生活中每个人的英雄梦,这也是全职电视剧的精神核心。所以整体来说,全职的气质可能更偏日漫的精神气质,故事改编上借鉴了美剧漫改的叙事模式。

青工委:最近全职里面有很多不错的台词金句,作为编剧,台词的功底是怎么训练的呢?

乔冰清:我觉得跟长期坚持写东西有关吧。我觉得编剧一定要自己写东西,不能手生,所以我一直保持写东西的状态。写东西不是特指写剧本,也可以是记录生活的感悟,甚至是拉片扒剧本。

青工委:全职播出之后知名度大涨,对你来说有什么特别的变化吗?

乔冰清:对编剧来说,知名度意味着多点话语权。成名之后写剧,我们可以跟导演、制片人更深入地交流工作,他们会听你的想法。之前做剧的时候更偏小朋友的状态,很多时候是在做命题作文。

青工委:对,尤其是年轻编剧而言话语权挺弱的。这就涉及到一个坚持和妥协的问题。

乔冰清:我觉得要聪明的妥协,在片方提出意见和问题时不要先急着反抗,我一般不会抵触,而是会去思考意见提出的原因。

每个人提出问题的角度和立场不同,那是他们对于剧的考量,首先要做的是分析片方提出意见的原因,找到核心问题,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方法只能让自己的剧变成不断打补丁的狗皮膏药。其次再考虑,如何能在完成他们要求的基础上,依旧能够坚守我们编剧对于内容的表达。

我之前和韩国的一位著名编剧聊天,当时我问他:“韩国的编剧地位都特别高,那你们改不改剧本?”他跟我说,我们不是不改剧本,导演和演员肯定会有他们的要求,但是聪明的编剧是知道怎样既能满足别人的需求,又能做出自己要的好东西。所以,我们要学会保护自己的表达,在坚守自己核心内容的基础上,去做出适应拍摄的修改。剧组肯定要根据现场拍摄情况进行一些调整,再满足拍摄要求后,编剧可以动一些小心思,例如加一些台词,或者调整一些桥段,甚至加入一些细节设置来做强调,总结一句话,编剧需要更聪明的坚守与妥协。


创作很孤独,需要认可

青工委:我看今年初心榜五大青年编剧,你已经申报了,今年竞争很激烈。

乔冰清:提名就是肯定啦(笑)。实话实说,其实创作挺孤独的,挺需要有一个认可的,毕竟编剧总是在幕后的,观众知道更多的是导演,并不知道编剧的存在。我觉得在做编剧的过程中,我们其实挺希望能得到一点认可,而且初心榜是一个行业的认可,是一个口碑的东西,我觉得这个特别重要。

青工委:嗯,我们这个评选机制是比较公正的,青工委所有委员一人一票投出他们认为的青年影视人中的佼佼者,是青年人的认可,也是行业的认可。

乔冰清:真的特别重要,粉丝的认可、剧本的认可对于我们来说,其实是最表面的一层东西。能促进我们继续写的,其实是行业的认可。

编剧其实没有营销,也没有各种宣传,大家可能闷头写作的时间更多,甚至也有可能一两年写出来的东西呈现不出来。所以我说我们真的特别孤独,但是这种孤独是希望能得到一些行业认可的,这个特别重要。

青工委:加入青工委是不是也希望跟更多的青年影视人切磋和交流。

乔冰清:对,其实我们的圈子很小,我觉得青工委给了我们一个扩展交流圈的机会,我们可以接触更优秀的青年影视人,和大家的一些思路碰撞会对我们有很好的帮助。

青工委:其实我们特别想知道委员们希望青工委为大家提供哪些服务?

乔冰清:首先,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你们有介绍牵线的作用,你们接触到的影视公司更广阔一些,而且在影视人申请入会的时候,你们内部有一个筛选的机制,很有保障,我们相信青工委,相信青工委介绍过来的活是靠谱的;另外一些专业的商业交流其实也挺不错的,比如邀请资深制片人分享对于好剧本、好项目的心态和评价,这些我们都挺愿意来听的;最后就是专业上的分享,包括之前做的法律分享的讲座,其实对我们都是很有帮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