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

迷思需巧思,创意要对接市场丨《动物管理局》主创问答

2019-07-09 来源:青工委

《动物管理局》主创团队分享完创作创新心得后,在座的青工委委员们终于“释放天性”,争先恐后,踊跃发言,俨然一堂生动活泼的研讨课。

阅读此文前,可先复习↓

创新是有方法的——《动物管理局》主创“干货”分享

碍于篇幅和XXX原因,我们只截取其中几个有代表性的问题

undefined

● 问:怎么从优质内容变成平台增量?

张妍(爱奇艺制片人):工夫影业有专门的宣传,平台从上线开始宣传,关于运营是靠内容加宣传带动的,宣传和运营是一个二次创作的过程,是一个翻译的过程,好的内容观众不会天然地看到他的亮点。

在现在的播放条件下有很多的播放内容,怎么能让观众在没看的时候就选择去看,看了的能继续看?

我们会把后面的特效移到前面,也会把蚯蚓精的走心的点在上线的第一天就抛出来,我们本着创作的心态做宣传。

剧集播放的过程中也可以让导演和编剧回答观众的问题。我们并不是截然分开的,从前期开始就跟进了。这是一个长线的工作,压力在我们自己,所以我们会本着创作的心态去宣传,我们会及时地跟进网友的反馈。

undefined

● 问:这部喜剧定位很好,总有一些意味深长的东西,我觉得这与编剧在前期对于剧本的定位和方向把控有很大的关系。所以想问编剧老师:这种案件性的叙事,编排前期有没有走过一些弯路呢?

张璐(《动物管理局》总编剧):因为我们跟导演每天都在一起讨论,所以没有走过什么弯路。在最开始的时候我们每天在一个咖啡馆里构思我们到底要做一个什么样的剧,然后去找相关的东西。

不管是故事体系,还是现在呈现的形式,我们都把这叫做连续性单元剧,这种模式其实是很少见到的。其实也很难说出我们真正的参考影片是什么,所以我们在最开始的时候一直是在摸索的状态。

导演是一个日剧迷,他会有自己喜欢的东西;我自己也有一些独特的趣味,这些东西从一开始就是既定的,基于我们作为一个写作的人而定的,后面的东西就是自然而然出现的,也就是说,当我们把一个作品跃然于纸上的时候,它就有了生命,基于这样一个设置,加上导演的个人趣味和我们的创作习惯,很多东西便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所以大家的审美最后是一致的。

● 问:当你在驾驭不同类型的电视剧的时候,有哪些经验呢?

张璐:我觉得创作是有规律的。评判一个好的创作者是看他写故事的能力强不强,而不会看他写哪一类故事的能力好不好。我们可以看很多的相似剧去参考,然后抓住它们这个类型的气质。在这个过程中,导演对我的帮助很大,因为导演对结构非常敏感,对场面、节奏的要求也比一般电视剧高。但每个人都有所精专,最高的要求是希望创作者有一个最擅长的类型。现在我也在不断地学习,所以我觉得宽泛的涉猎和创作还是可以的。

undefined

● 问:想问郭导和金导,如何看待电影感?以及电影的创作和剧集的创作不同之处是什么?

郭靖宇:实际上我觉得没什么不同。现在很多电影拍得都像电视剧,我认为只有认真与不认真,有钱拍和没钱拍得不同。咱们现在工作的环境可选择性多,因此都是看条件拍,并没有什么特定的手法,其实这才是培养出大师的环境。

金哲勇(《动物管理局》导演):我同意郭导的看法,现在电影和电视剧的区别越来越小了。

郭靖宇:现在电视剧在中国是最吃香的,最好的条件、最好的设备、最好的演员都在电视剧领域,甚至都在网剧领域。

● 问:今天的主题是创新,大家可能都会有迷思:在如今环境下如何才能做出创新的作品呢?

张妍:我认为,所有的迷思都需要巧思,还是要回归本真。现在是大浪淘沙的时候,也是真正不利用满天飞的热钱,不利用红利,只关注内容的时候,这个时候恰恰是最容易成功的时候。像《动物管理局》这个故事,我们想表达的是一种共鸣感,谁都希望找到共鸣,观众更是如此。一部剧要么共情,要么共鸣,要有一个情绪的内核。

创新其实就是找到当时那个时间点,回归真实、回归共鸣。我们这部剧看起来是在我们不了解的领域进行创作,比较新奇、独特,但看过的人都知道它其实还是回归到人本身、情绪本身、故事本身。这是不变的,我们只是以不变应万变。

郭靖宇:我们现在提倡用新形式讲最创新的故事。讲好一个故事一定要符合当下的环境。

undefined

● 问:我想问导演,你在这个剧中是如何去建立视觉体系的?你为什么选择去重庆拍摄?整个的颜色系统是如何建立的,包括它的色调和你与摄影师的沟通,还包括调色。

金哲勇:首先,选择重庆去拍是因为重庆的地域特征适合表现一个转化的世界,它的地形高低起伏,有山有水,且它的绿化程度很高。但是有很多很好的取景地是不允许拍摄的,就导致设想与现实相冲突。

我们不是刻意选择,而是设想加上制片难度的一个综合考虑。我们运用一些特效想要去表现90年代,类似《碟中谍》里的场景风格。因为取景地绿化很多,所以我们的色调偏向绿色,也有一种回归自然的概念在里边。

我们的调色出了三版,第一版过于风格化,反应两极分化,喜欢的很喜欢,不喜欢的感觉是一种视觉污染;第二版我们根据它的喜剧性做出了一种自然感的色调,颜色较少,对比分明;最后一版比较舒适,体现了单元剧景与景的差别。我们还有一个HDR版本即将上映,它就更有层次感,它跟咱们现在的工业体系有一定关系。

郭靖宇:现在很多剧都是实景拍摄,所以后期很难做出统一的色调风格,像西方的剧很多都是搭建的场景,在这点上就更好实现一点。

● 问:怎么能使主旋律的或者是现实主义题材的剧作,让年轻的观众更爱看?

郭靖宇:这个问题比较大,其实什么题材都能拍好,都能跟观众找到共鸣。

● 问:我想做一些科幻悬疑题材的作品,所以想问问平台制作人这种题材能做吗?

张妍:科幻的设定要合理。

郭靖宇:《动物管理局》聊的还是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如何在相处中解决更多的问题,关键还是看方向,看你做这个片子的初衷是什么。

undefined

● 问:很多人都说《动物管理局》开创了中国单元剧的新模式。想问一下是不是借鉴了一些别的剧作?因为日本的剧做在温暖和治愈的方面是很好的,看到那些故事的时候会消磨一些人性的恶,人性中善良的、温暖的力量是很强大的。大家都在讲人性,但是能把人性讲得很好的,能让大家有共鸣的是少数。

金哲勇:没有具体的,但是每种类型的故事都会受到一些别的剧作的影响。

● 问:我想就其中的一些细节提问,第一是每个剧都集中有一些讽刺性的点,请问这是否有意为之?第二个问题是有几集观众其实是期待反转,但结果并没有反转,请问是当初没有想到还是剪掉了呢?

张璐:对于剧情中的讽刺性效果我们并不是刻意为之,而是一种风格效果自然而然体现出来的。而对于反转的情节,其实是一个开放性的设置,留给观众去臆想,每个人有不同的解读的角度,我们想用这个故事与人类的世界做呼应。

金哲勇:其实没有讽刺,就是因为设置了这样的一个主题,那么他的行为方式和组织架构就会让大家理解成是故意想说些什么。观众带着眼镜看这个事情,就会觉得有讽刺,所以说不存在有意的讽刺。

● 问:如今很流行的大数据评估是否违背创新的目的呢?

张妍:大数据实际上是对以往的剧的总结和分析,它无法去准确预知未来。例如说当年我们拍摄《最好的我们》时,如果运用大数据分析,就绝对不会选择当时只拍过一部片子的刘昊然做主角。而创新方面,也要注意创意要对接市场,符合市场导向,同时表达一种共鸣感。

undefined

美妙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气氛热烈、干活满满的交流会进行到这里已经接近尾声了。照顾到一些因为时间关系没有来得及发言的委员,郭靖宇主任特别为他们争取了十几分钟的自我介绍、相互认识的时间。

青工委副秘书长张麟在结束时特别感谢郭主任请大伙喝咖啡,也感谢爱奇艺给我们带来了一些精美的很实用也很有心的小礼品。他提到,许多在组里,有工作,在外地的委员们,希望我们能做直播,碍于条件有限无法达成,青工委特别整理了交流会精华版,希望对大家有所启发。

胡杰秘书长透露,接下来青工委还会举办各式各样、丰富多彩的活动,下一场将邀请平台网大负责人来聊网络大电影的核心内容,欢迎大家踊跃报名!

青工委联络人

undef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