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

创新是有方法的丨《动物管理局》主创分享实录

2019-08-29 来源:青工委

6月20日下午,北京,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会议室,一场关于创新和突破的交流会正在火热进行。

青工委所在的文创园一大早就打出了气势恢宏的欢迎海报。

undefined

下午两点一过,《动物管理局》的总编剧张璐、导演金哲勇、内容制片人张锦国、爱奇艺制片人张妍,以及三十余位青工委委员悉数到场。

咱青工委的主任——郭靖宇也来了。他一进会议室先做了两件事:

——把原本排的”C位“立马让给了总编剧张璐;

——又自掏腰包请了在座每人一杯咖啡!

undefined

郭主任的这番“操作”让现场本来还有些生涩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活泼起来,一片欢笑之中,本次交流会终于在万众期待之下开 始 啦 !

(鉴于篇幅及XXX原因,分两期刊发精华版。)

青工委秘书长胡杰主持了整场将近三个小时的活动

undefined

“欢迎郭靖宇主任、《动物管理局》主创和各位委员来青工委参加《动物管理局》创新创作交流会,这部剧的总制片人戴莹、总编剧张璐是青工委委员,今天我们很荣幸邀请到张璐、导演金哲勇、内容制片人张锦国、平台制片人张妍来分享经验和心得,首先请郭主任给大家讲两句。”

undefined

郭主任站起来,双拳一抱,说:

 “青工委是一个汇聚青年影视人的行业协会,组织这样的交流活动特别有意义,因为针对性和实操性很强。我说你们很有前途和未来,为什么呢?第一次活动就有这么多青年才俊来参加,可见青年影视人对同年龄段、不同工种之间的交流、讨论、资源对接很有需求,希望以后多搞类似的活动。”

“今天的主角是在座的各位,请他们多发言。”

undefined

首先作分享的是《动物管理局》的总编剧张璐:

“非常荣幸今天能来青工委与大家交流,最近有一些朋友问我们:这个剧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脑洞,我整理了一下思路与大家分享。

有人说编剧靠灵感支撑,其实我们在创作的过程中发现,创新是有方法的,可以用方法来新上加新。

拿到这部剧的时候是2016年年底,经过商榷,我们提取了这样几个信息,第一,在这个世界上是有奇异生物存在的,所以才会有这个管理局;第二,这个局对奇异生物有一些作用。在这两个基础上,我们开始延伸,这些奇异的生物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体系?我们究竟要做一个什么样的剧?这就是第一个问题。

最后我们定了创作上的倾向:它要跟我们的生活相连接,跟现实生活有联系。所以我们没有选择上天入地的妖怪,而是选择了一些朴实的,有一些自己特性的动物。

在这个前提下,就出现了我们的一些设定,包括管理局的作用是什么?人、动物和转化者的关系是什么?因为他们相互之间是不知道的,所以会给这个局平添许多神秘感,也可以引发观众的一些遐想——管理局是维持两界生物的和平共处,并且帮助转化者不被大家发现——有了这些思考之后,我们的体系就自然而然的建立了。

一些很有意思的情节,也是基于体系建立起来之后,大家自然而然可以得出的:

比如第十八集里有郝运去救吴爱,但是到了豪华的家之后,他就去泡澡了,泡澡的结果是泡到了一个泥坑里,这就是我们对于黄鳝的思考——正常的有钱人会去按摩,但是黄鳝就喜欢泡在泥里,最富豪的黄鳝之家可能有最大的泥坑,在这个泥坑里尽情地享受。

再比如狐狸有放屁大赛,在人类世界有各种各样的大赛,在狐狸的世界也会有这样倚重的东西。

一些脑洞大开的情节就是这么来的,所以在我的创作中,逻辑和思考是比较重要的。”

undefined

接着张璐的话,导演金哲勇聊了聊《动物管理局》的制作过程。

“最开始接这部剧的时候它就是一个概念,过去大家也都做过一些架构世界观的故事,应该知道架构世界观最难的是在架空的世界观中如何让世界运转起来,可以有一个切入口,然后制定各种规则,有了这样的规则,编剧创作的时候就会有很多的助力,会少很多的bug,会铺平内容生产的一些问题。

用单元剧的形式拍摄,第一个问题是国内能参考的单元剧不太多,通过拉片我发现美剧很难掌握,因为就单集而言,20-45场的戏都有。后来参考日剧,日剧比较稳定,每集大概能维持30-35场戏,所以我最后决定按照日剧的节奏来拍。编剧写的时候将每集控制在35场左右,这样的节奏能讲清楚单元当中包含着起承转合的一个故事。

第二个问题就是一集里大概有多少情节序列,我们参考了侦破类、案件类的电视剧,通过讨论研究最终确定了8-10场的情节序列,每一集包含13-15个场景。连续剧和单元剧的不同之处在于如何能将单元剧最终确定在40分钟左右的时间,所以我们一直希望用各种规则定好剧本的容量。通过参考像《武林外传》这种类型的剧集,来确定单场的对白是多少,两分钟的戏包含几个主要人物,几个次要人物,大概的对白数是多少。我们想找到最合适的对白密度,来算出每场戏大概有多长,确定规格帮助编剧进行创作。

我以前做电影剧本的后期,是第一次做导演,所以在后期方面更清楚,但是不熟悉戏的剧长,所以需要首先确定时长的问题。拍了90多天,后来又补拍了几天。”

undefined

功夫影业的制片人张锦国接着分享了团队在后期和音乐上所花费的心思。

“《动物管理局》从杀青到播出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对于一个网剧来说这个时间确实很长了。除去基本的剪辑之外,作为单元剧每一集该如何呈现,如何做好剧集的区分,都是问题。我们尝试过四到五个版本,这当中花费了很多的时间。最近讨论热度很高的网鱼的桥段,我们现在看到的版本已经跟第一版完全不一样了,因为我们一直在调整,目的就是为了让观众看的更直观、更舒服一些。

其次,我们在音乐上也花了很大的功夫。从拍摄开始我们就跟音乐老师沟通音乐风格,甚至到混播的时候还在做音乐。导演在音乐上做了精细的把控,片头的音乐我们请到了北京最好的爵士乐手,在棚里现场实录。现在大家都说我们这部剧的音效非常出彩,能够配合着演员的表情和演员的表演,这些都是因为导演在剪辑的时候把声音和音乐放在了剪辑线上,才能在后期把我们希望呈现的东西全部都表达出来。

从剧集开播到现在我们最明显的感受就是你在什么地方使了劲,观众都是能够找到的,不管是配音、音效还是特效,只要是我们用心做的,大家都会发现。”

运作过程中一大难题是名字的更改,事实证明《动物管理局》增添了更多的想象力。

undefined

爱奇艺的美女制片人张妍更多的是从市场角度做了分享:

“青工委安排的发言顺序特别对,这部剧是由功夫影业发起,编剧导演创作,最后一关才是市场,所以我们是在剧本明确、演员明确的情况下,距离开机还有两三个月的时候才跟这个项目进行了密切的接触。

《动物管理局》的初衷是借动物说人事儿。我们之前聊天都说到了一部单元剧叫《编辑部的故事》,其实很长一段时间平台上没有所谓的单元喜剧了,再往前追溯就是《武林外传》,所以我们当时热情地拥抱这个项目,尽管有些风险,我们还是愿意冒这个险,就是因为这个喜剧的类型创新给了我们很强的期待和信心。

这个片子不是我们原来想象的纯搞笑一部作品,它算的上是一部高级喜剧。除了传统意义上具有喜剧解压、搞笑的功能,更重要的是它有意义,所谓意义的部分就是我们可以在里面看到很多暖心的点。

比如说第四集、第五集讲的是一个蚯蚓分身的故事,利用蚯蚓可以分身这一点,隐喻每个人都有一颗追寻梦想的心。所以将人物设定为一个在家里相夫教子过安稳的生活,另一个去大城市追寻音乐的梦想,即便是分身了,人还是有无法被填满的欲望,外出的人隔一段时间就想跟家乡的自己置换,去体会亲情的温暖,满足了之后它又想去外面闯荡。这样一个小小的故事戳到了我们的内心,每个人想要另外一种生活,揭露了人内心充满欲望的实质。

所以我们真正要表达的,首先是最表象的欢乐解压,其次是内在的温暖治愈,最后是新奇有趣。这样的一部看似是喜剧的作品,其实拥有很多的层次。

当然这部戏在推出之前我们做了严格的把关。我们是一家服务型平台,起到桥梁的作用,一方面向上沟通,另一方面给予创作者们市场的反馈。”


在整个主创交流环节,《动物管理局》主创团队从不同角度为大家分享了本剧精益求精的创作创新过程,在座的大家静心聆听,只有飞速记笔记的“唰唰唰”的声音。主角们讲完,大家都还意犹未尽,好在主持人适时地启动了下一个环节——委员提问环节。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青工委联络人

undefined

图片编辑:王莉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