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

不贩卖苦难,不盲目煽情,亲情题材剧集创作如何打破桎梏?

2022-01-07 来源:青工委

2021年剧集市场赛程已经收尾,回顾这一年,围绕建党百年、脱贫攻坚、抗美援朝等重大主题,涌现出《觉醒年代》《山海情》《跨过鸭绿江》《功勋》《大决战》《光荣与梦想》《中流击水》等新主流电视剧领跑大盘。 

这一年,现实题材电视剧继续高歌猛进,《装台》《乔家的儿女》《扫黑风暴》等作品掀起了不小的浪花。在大剧林立之下,《生活家》《您好,母亲大人》等一批温暖又明亮、励志又轻快的亲情故事成为年度黑马,重新引发了观众对亲情题材的强烈关注。

undefined

比如拿到豆瓣8.2评分的《您好,母亲大人》以苏北小镇一对母子横跨三十年的人生故事为主线,重新书写了母亲这一古老的命题,展现了时代变迁下中国式家庭的日常与温暖。 

undefined

《生活家》不走小白打怪升级路线,而是温馨有趣的母女线,剧情总结起来非常简单——邱晓霞和邱冬娜是对“破产母女”,虽然深陷生活困境,却凭借乐观积极的心态将日子过得热气腾腾。

主要讲述中年人生活的《小敏家》,是一部名副其实的家庭生活剧。故事主线中,年过四十的离异女性小敏(周迅饰)遇到了不是她设想中高大、让人崇拜,却带给她满心舒服、放松的男友陈卓(黄磊饰),上有老、下有小,还背负着过往的二人,在顾虑外界和实现自我中展开新的生活。

这些作品注入了浓重的亲情伦理内核,从而拥有了强烈的话题性和共情度。家庭作为社会的最小单位,亲情是最稳固的黏合剂。因此,亲情题材剧集如何更好地表现亲情,真正发挥亲情类影视剧凝聚共识、疏导情绪和疗慰心灵的功能,这是创作者们必须要思考的问题,也是对现实题材作品创作的要求。对于亲情题材的坚守与破题,在青工委主办的相关剧目创作研讨会上,业界专家与创作一线就亲情题材的创新与创作展开了探讨。

undefined

植根现实,思考生活

不贩卖苦难,不盲目煽情

当新现实题材风潮已经到来,观众会越来越愿意看到跟自己的生活产生直接勾连的故事、感情、人物。而亲情关系、家人关系是我们每一个人都会碰到,每年涌现出的亲情题材作品都证明了亲情元素始终影响着国产影视创作与观众审美。

“创作现实题材作品还应做到不贩卖苦难,不盲目煽情,以真实的细节感人,情绪上也要贴近温暖充满向上的积极的力量。”国家广电总局网络司原司长、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副会长罗建辉表示,对于现实主义题材,创作者要以积极的心态、积极的目光、积极的感情对待创作,挖掘出不一样的人物和故事,还原真实的年代感场景,真实年代感的人物,真实年代特点的情感,唯有这些真实才让观众感受到人间的善和美,作品才给予观众感动、温暖的力量,才能给予观众信心。 

undefined

亲情题材不只是探讨了现实的社会话题,也有它独特真诚的故事性在里面。对于亲情题材的核心情感的传达,也是作品取得成功的关键。

“既要尊重我们的观众,更重要的是要尊重我们的本心。”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青工委指导委员王鹏举表示,任何创作都要融入创作者对生活的体验和对生命的感悟,包括题材、故事、人物,一定要将自己对生命的体验,对生活的感悟融入在改编当中,才能赋予人物故事以新时代的新精神风貌。而任何伟大作品都孕育于平凡,任何伟大的人物也具备着一个最平凡人物的那种喜怒哀乐的真实的情感,只有在点点滴滴的百姓生活中,在柴米油盐酱醋茶、喜怒哀乐中才能表现生活的美好,表现生活的本质,表现生存的价值。 

undefined

“亲情”题材最暖人心  

还原生活就可以打动观众

如今的亲情剧不再流于表面,而是直达人文深度、直面社会现实,用真实的剧作去讲述真诚的故事来触动观众内心,引发观众内心最温柔的情感共振。

“我们惯有的创作理念是,普通人的故事可能不够精彩,不够有看点,但其实在《您好,母亲大人》播出过程中,观众给到我们的反馈是很积极的,这些鲜活的真实的人物,实际上能与观众有很好的共情和代入感。” 《您好,母亲大人》总制片人、魔瞳影业创始人张阿瞳表示,这部剧讲述了一个朴实的故事,剧中没有所谓的精英,也没有生活上的赢家,更没有霸道总裁,剧情人物都来自于真实生活当中的活生生的人。 

《您好,母亲大人》根据作家不良生散文集《云上:与母亲的99件小事》改编,描述了苏北小镇的一对寻常母子横跨三十年的半生轨迹,看似艰辛却充满温馨幸福。 

“还原生活就可以打动观众。”在张阿瞳看来,这部剧的原著本身是根据真实生活、真人真事改编的,这种真实是无法颠覆的,在创作中,尽可能遵循原著,如此,观众可以更好地感同身受。而在创作逻辑上,以真实、现实、朴实的基调刻画人物、描绘生活、讲述故事。张阿瞳希望,在追求更高、更快、更好的物质生活的同时,能够沉下心来去感受我们身边发生过的一些细小的、温暖的故事和人物。 

破除套路,从人物入手

亲情剧也需要类型化混装

“创作拼的不是经验,而是拼创作者的世界观。”在编剧巩雪看来,个人的情感只有和时代的精神、民族的文化传统自然紧密的结合起来,才能产生出更有深度、更有感染力、更丰满、更有持久生命力的艺术作品。她表示,随着社会节奏加快,生活压力增大,人口流动性上升,亲情的浓度被现实压力和物理条件稀释了,但是亲情是人们最深的慰藉,家庭的稳固才有社会的和谐,所以用情用力讲好中国亲情故事,向世界展现出可信可爱的中国百姓形象是影视创作者肩负的社会责任。 

undefined

“我们写作的过程是抚平内心焦虑的过程,我有自己的人生观,但是剧里的人有他们的人生观,我只是他们的一个话筒或者一支笔然后传递出他们的人生观。”《生活家》最后几集其实是三个女性之间彼此不同的拯救,她们属于不同的社会地位、不同的层级、不同的文化水平、收入水平,她们对同样一件事情的看法是不一样的,编剧腾洋希望通过她们的角度完成她们对于世界、对人生的看法,而不是通过编剧一个全知的视角把所有人写得都一样。 

undefined

对于如何破除剧作套路,腾洋指出主要是先从人物出发。人物是真实存在的,是日常生活中经常碰到的人,喜欢的人,讨厌的人,无论怎样,就是一个人物,这就是能够破除套路的很好的方法。“每个人剧作的方法论是不一样的,对于我来说,人物是一张网,每个人物形成了一个横线或者纵线,他们交织的那个点就是我要选取的剧作里面的横截面。”腾洋说。

中央戏剧学院教授、青工委委员倪骏指出包括父子之情、母子之情、家庭之情在内的亲情题材作品对广大观众来说毫无任何门槛,有着强烈的代入感,谁都会有这种情感体验,亲情题材更容易与观众达成共鸣。

undefined

在今天,随着越来越多现实题材的播出验证了这一点的可行性,“情感”成了非大制作、没有大场面的国产剧突围的最佳武器。亲情片也需要类型混装。比如《您好!母亲大人》多线叙事的结构是该剧的独特之处,通过碎片化的剪辑,将过去、现在不同的时空交叠:过去式中的丁小军和丁碧云在各自的时空背景下成长,互为映照;现在式里则展现丁小军如何面对与母亲的离别。

可以说,家庭亲情主题影视作品可以在多个层次和多个维度下展现不同的亲情关系,用真实而明亮的力量化开家庭、生活中的难题,用现实主义的底色、真诚的人性体察传递更为积极向上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