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

“平台与青工委委员高峰对话”座谈会实录精华版

2019-07-09 来源:青工委

undefined

“平台与青工委委员高峰对话”座谈会

7月5日下午,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在北京印象里文创园举办“平台与青工委委员高峰对话”座谈会,青工委常务副主任白一骢,青工委委员、爱奇艺网络电影负责人宋佳与近60名青工委委员就网络电影的方方面面展开沟通和讨论。

以下为座谈会实录精华版。


● 胡杰(青工委秘书长):欢迎大家来青工委参加此次“平台对话青工委委员高峰”座谈会。青工委的重要工作之一是搭建青年影视人与平台对话交流的桥梁,促进青年影视人在项目上的互动和合作,今天请爱奇艺网大负责人宋佳委员就爱奇艺网络电影题材选择、评级规则、合作模式、分账规则和注意事项等多个方面与大家交流,并接受自由提问。

爱奇艺对青工委的工作一直很支持,龚宇博士亲自担任青工委的指导委员,在他的带领下一共有包括戴莹委员和宋佳委员在内的十多位爱奇艺的高管加入了我们青工委。首先欢迎青工委常务副主任白一骢讲话。

undefined

青工委常务副主任 白一骢

undefined

青工委委员、爱奇艺网大负责人 宋佳

● 白一骢(青工委常务副主任):青工委是一个很好的组织,邀请平台给委员们提供很多实质性的帮助,这样的沟通比平时的沟通有效很多。网大这个领域我是无限看好的,今天也是来学习的,了解第一手的信息。请宋佳委员多给大家聊点“干货”和“真经”。

● 宋佳(青工委委员):我很高兴有这种形式的座谈会,为咱们青年影视人自己的组织做些事。我先介绍下我的团队,我的团队是负责引进电影内容的,网络电影是其中的一部分,其他的全球电影的引进,也在我这里,所以大家有任何电影,我们都可以通过版权采购的方式引到爱奇艺的平台上。

大家可以搜索爱奇艺网络大电影公众号,基本了解一下网大的业务,有些内容我就不讲了。

最上面红色的部分是2月15号之后新的备案政策的调整,也有各省份的广电联系人的名单。第二个是如何与爱奇艺合作网络大电影,我们现在的合作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前期的合作,另一个是成片的合作。关于影片内容的定级,我们也在不断的优化,之前爱奇艺有专门负责定级的选片人,但是工作时间长了之后,大家的思维会有数据的导向,会影响选片人的判断,所以今年我们引入了外部普通观众的看片和外部专家的看片,外部专家是一个专家团,我们会定期随机抽取不同的专家,根据他们的时间安排帮我们看影片。

我们在“如何与爱奇艺合作网络大电影”的下面有“含杜比视频物料的规格”。爱奇艺有比较严格的物料标准,大家一定要按照这个标准上传,不然会耽误很多时间。

undefined

“爱奇艺网络大电影”公众号,了解网大业务

下面是“爱奇艺网络大电影的结算周期和结算方式”,我们在逐渐优化结算周期,对结账的工作人员也有严格的KPI考核,必须在一个时间节点之前把钱给到大家。之前票房宝服务是以公司的名义来结的,之后单项结算的服务会在Q3开始,会更方便、省钱。

在“我要合作”当中有“评估我的项目”,就是如果大家想前期跟爱奇艺进行合作,现在的方式是按照公众号提供的邮箱,Q3 开始之后就可以在爱奇艺的后台提交。

第三条是推广资源,对于网大的分账内容来说,平台的资源是很重要的事情。我们为了保证公平,定成A级的影片,会给到首日的全部排片资源,如果你的影片有特别好的表现,我们就会追加资源。对于“特别好的表现”我们内部有一套标准,这是基础的跟爱奇艺合作的内容。

“我要查询”中包括网大行业的信息,第一个是备案政策,第二个是爱奇艺号,之前只能在PC端操作,现在大家可以用手机随时看票房情况。下面是票房查询,从2014年开始每年的票房数据都在里面。第四个是网络电影的行业报告,这个报告是从2017年开始的。

以上是一些基本情况的介绍。

undefined

青工委秘书长 胡杰

● 胡杰:我们之前做了一些摸底调查,了解了一些委员普遍关心的问题。第一个是网络电影制作团队应如何选择题材?

● 宋佳:题材一直是大家关心和讨论的问题,通过票房榜和媒体发布的题材大家也可以有一些了解。大家可以看一下2018的票房报告,一个是票房榜单,一个是口碑榜单,这两个榜单的影片题材有比较大的差别,口碑榜单的类型更多元化。大家的疑惑在于,上了口碑榜的都是票房不好的,但是这只是现状,有口碑的电影一定会有更大的票房爆发力。

像文艺片,不是只指艺术电影,它们的票房有很大的提升,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前几年这种类型影片的口碑积累。

动作是口碑和票房双丰收的题材类型,但是很多上了票房榜的动作片大家反而觉得拍得不太好,一个是成本问题,一个是技术问题。

因为前两年军事题材影片的审查流程不是特别严格,现在的口收得就很紧,未来军事题材的内容在平台的上线量就不是很多了,怎么拿到题材上线的入场券,怎么能拍好、并且有进步是很困难的事。

灾难片今年也会特别多,但是现在的灾难片都是以怪兽为主,拍大老鼠、大鳄鱼、大鲨鱼、蛇等,但是灾难的题材不仅限于这些。我们之前做的大地震就是灾难和人文情怀的结合。也有团队做气象灾害,其他的灾难类型大家也可以再探讨一下。

● 胡杰:如何应对政策变化?

● 宋佳:对于政策的把握,大家平时就要建设整个公司和团队的抗风险能力。之前一些发展很好的网络电影公司在遇到政策变化的时候,一点也不慌,另一些就毫无招架之力。因为一些公司在建设抗风险能力的时候很有前瞻性,不会把宝只押在一种品类上,因为有这样的储备,所以哪怕有问题,也不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第二是大家不要有投机取巧的心态,也不能跟风,自己想做什么就要坚持下去。网友有很强的审美力,现在确实有一些我们没有发现的好的作品,可能是片库的作品,真正给平台带来大流量大收入。如果拍摄的新片可以用片库带动,你就可以有非常多的自然流量和播放增长。

大家一定要珍惜好现在的机会,做一些对得起自己,对得起经典,对得起观众的作品是最重要的。

● 胡杰:院线电影和网络电影将来有没有可能融合,两者的受众该如何区分?

● 宋佳:融合是大势所趋。首先从观众来说,他们在线观影的习惯已经养成了,他们更在乎看的是什么,而不是在哪里看了,除非是特别需要特效的大片,观众对于这两者没有明确的界限划分。我们做了付费会员的调研工作,观众并不能选出哪些是院线电影,哪些不是。

第二是发行,现在的发行在未来有很大的成长空间。现在很多大公司明确地要发院线,最重要的工作是选择合适的档期并进行发行,未来随着院线和网络的融合,更重要的是给影片选择合适的发行方式。未来给影片选择哪一个发行渠道是比做发行档期和发行策略更前置和重要的步骤。大家都能感受到院线电影的窗口期越来越短,大家在视频网站看很多电影的时候发现尽管是会员还是要付费,这是因为院线电影的线上发行有非常大的可开发的后空间。如果一部片子先走院线后走网络,只是把网络版权卖掉,只能供几个投资人分钱,没有长线的版权管理,忽视了其后空间的开发潜力,这在整个中国市场都是一个问题。像《卧虎藏龙》每年在海外还有一百多万的收入,我们向海外的大公司买他们的片库内容,发现他们有非常庞大的线上发行体系,所有的介质管理、物料管理和介质修复都很完备。

网络电影的营销方式和院线电影的营销方式越来越类似。我们未来会帮助更多的网络电影做线下的营销,之前因为网络电影的营销体量比较小,相关的预算很低,所以百分之百的花费用在了线上,就是用效果导流。但是对于内容质量过硬的影片而言,如果缺乏品牌营销和线下活动的话对于整个作品的品牌会有折损。

关于内容,院线电影和网络电影也在不断结合。网络电影的公司因为舆论的影响,使得大家也会思考怎么能让内容高大上一点,有些公司就走了极端,拍感觉很文艺,很慢,让大家觉得貌似格调很高的电影,但是做了两个之后会发现赔本严重,如何寻找两者之间的平衡?而院线电影也在想一个问题就是现在被线上内容侵占用户市场,怎样靠内容留住观众?两边都在不停地学习。院线公司的人也在看网大,也在思考网大为什么受大家喜欢,也会分析其中的原因。

undefined

● 胡杰:平台对数字电影、网络电影的题材倾向是什么?

● 宋佳: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但是我可以举个例子。我看了一下我们的后台排行榜,我们的排行榜是把所有类型电影放在一起的,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还是院线电影,另外的百分之十来自网络电影,它对平台的贡献很大。比如一年以前上线的《灵魂摆渡》还是可以排在影片总榜的前三十,《灵摆》上线的时候会员数并不多,当时的体量已经达到4600万,现在做的话它的天花板是很有想象空间的。像《战狼》、《红海行动》在我们的后台有6000-7000万的体量,但是这样的片子不是只有爱奇艺一个平台在播,而且这是第二轮传播期,前面的院线已经消耗了一部分的观众,虽然这部分消耗可能变相化成一部分营销和宣传。所以如果能有一个我们不用投资很高,但是能让大家产生观影愉悦感的片子在一个平台播,前期的宣传也做得好,又有一级的会员体量,用分账的模式做,过亿不成问题。

我还发现了一些特别有趣的现象,就是有一些票房不好的影片,在我们平台的排行名次是非常高的,比如《人间喜剧》,院线票房并不好,《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院线票房非常好,但是《人间喜剧》在爱奇艺的表现远远甩开了《比悲伤跟悲伤的故事》,说明大家闲暇的时候更喜欢轻松愉悦的片子。而且跟观影环境也有很大的关系,在线上看的时候影片的前面慢或者是让你不开心,观众就会关掉页面。

《傲娇与偏见》是一个青春爱情片,票房在当时也就一个多亿,但是至今还排在排行榜很高的位置,很大的因素是因为明星效应,但是现在的青春片一个是故事不行,第二是演出人员不好看,第三是要演出人员演技不好。网络电影对于演员的演技要求更高,每一刻的表演都要吸引用户。像《来电狂响》、《超时空同居》、《微微一笑》在平台的表现就很好。同样是不开心的类型,《悲伤逆流成河》在线上的表现好过《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可能是因为《悲伤逆流成河》表现的是一个社会问题,会吸引19-25岁的用户,他们的观看比例是最高的。

说到票房天花板,像《傲娇与偏见》这种体量的影片,在做好的前提下,可以在平台分3000-4000万。《大人物》在线上的表现奇好,是在它的票房体量中表现最好的,《快把我哥带走》也不错。今年上线的所有网络作品还没有能超过《灵摆》的。


胡杰:接下来大家如果有问题可以进行提问。

问丨Question:宋委员你好,先说分账的问题,以季度的形式结算的话,三月份的也会在四月结,大家的现金压力是会小一点,这样大家会不会全部跑到三月份来上影片?这样三月份的上片扎堆又对于收入带来了副作用,一月二月虽然结算的晚,但是大家不扎堆,在爱奇艺的后台数据有这样的情况吗?

宋佳丨Answer:院线的电影档期是发行公司和投资方商量着来的,但是网大不是这样,不是你想什么时候上就可以什么时候上,三月份的档期满了就上不了了。这个事儿对于平台的压力很大。

大家要“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目前网大跟平台有很大的关联性,所以无论是档期还是题材的选择大家可以用互联网的方法计算。广电是有公示的,包括题材类型,那个表对于大家来说有很大的价值,根据其立项时间推测其完片时间,大家就可以进行预判,做出饼状图分析。平台是按年进行排期的,院线的会优先排进去,但是因为院线的档期会调整,平台的排期也会进行调整,在一段时间里都是相同的题材,我们就会在网大中找不同的类型。这样的沟通可能会提前半年或者更长的时间。因为院线不稳定会导致网大的排期很不稳定,大家可以根据这个排公司项目的管理和资金管理。

undefined

问丨Question:关于体量的问题,有没有数据能显示多少的体量,多大的成本相对安全?

宋佳丨Answer:这个还是看影片本身是什么类型。如果做动作这种目前比较容易取得票房分账的类型,500万左右相对安全,这是基于完整和扎实的故事。如果更偏剧情,目前可能200-300万比较安全,但也不是绝对的。我们努力让大家回收成本。现在网大回收成本的渠道并不仅仅是内地,还包括海外的市场,我们也帮大家做海外的发行,一些网大的买家比网剧还要多。从金额上说跟爱奇艺的分账金额差距还是比较大的,但也是大家的回收渠道。

问丨Question:一个关于题材的问题,现在看平台比较多的是玄幻和古装,现实题材比较少,是不是因为这类题材在平台上不太受欢迎?

宋佳丨Answer:这是暂时的情况,这部分影片有很大的潜力。你说的情况一部分是因为玄幻、古装片子其实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第二是我们通过后台的数据可以看到观众对于这种类型的影片在逐渐的疲软,所以我们更需要不一样风格的内容快速进入市场,但是这种内容可能需要在演员和前期的营销上花更大的功夫。

问丨Question:爱奇艺网大的数据的关注人群是哪些呢?

宋佳丨Answer:网大的年龄段是15—35岁,大部分是15—25岁。

问丨Question:所以现实的问题他们都不太关心?

宋佳丨Answer:看你谈论的问题是什么。比如说《悲伤逆流成河》就是他们很关心的问题。而且从我们推荐的角度来说并不是看你的分账有多高,我们会看你给平台带来的价值是不是高,如果你是一部现实类的影片,虽然你的分账票房不高,但是你的拉新效率很高,因为你的影片找了很巧妙的切入点,一个大家很关注的话题,大家很想看你想表达什么,大家因为你充了会员,你的片子拍的很好,观影时长很长,给平台带来了价值,你的片子就会得到复推的。

undefined

问丨Question:现在有网大的女性向的项目题材分账也不错。从爱奇艺的数据来看,现在网大的男性向的项目还是占据主流吗?对未来整个电影品类的网大的男性向和女性向的方向有什么看法?

宋佳丨Answer:整个电影品类确实是男性向为主,之前三七都有可能,现在基本上一半一半了。网大的差距更大,可能达到二八,但是在《灵摆》之后,我们有了非常多的女性向的用户,也有很多公司做女性向的作品,下半年也会上。

问丨Question:我就想了解一下平台的预期,在收益上今年有多大的想象空间?这个会影响我们是否会投资的结果。

宋佳丨Answer:收获多高的票房不好判断。虽然现在的会员体量越来越大了,但是能不能让观众去看是平台和制片方都要努力的事儿,最后票房能不能突破天花板取决于这个阶段的工作能不能玩出跟之前不一样的东西。

问丨Question:去年年底有人放出网大的天花板可能会突破八千万的话,我想问这种可能性还存不存在?

宋佳丨Answer:道理很简单,之前的票房增长的那么快,跟平台的支持和补贴有很大关系的,但是当平台回过头来算账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补贴没有收获相应价值,就会撤投。我们站在为整个行业好的角度去想,我们一直在思考怎么能让资本方对行业更有信心。真正有能力的投资人不会看天花板的,更多的是看中腰部的情况。

问丨Question:我们擅长拍古装、玄幻,我们还做古装加玄幻的东西,平台会给我们审片一些好的建议吗?

宋佳丨Answer:我就一个建议,就是像《灵摆》一样,他做了《灵摆》其他人都不敢做。如果你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古装的题材、想法、故事,你就全力把它做好,哪怕它是一个公共的IP。

问丨Question:网大对于爱奇艺的数据来说,和院线的还是不一样。这两个群体是一个群体吗?因为爱奇艺的用户也有很多的层次。

宋佳丨Answer:这个我没有办法通过后台去统计,但是我们每个月都会统计当月的上线的电影,每个月上线的电影当中,前十部里,网络电影的贡献值占据三到四部还是有的,所以网络电影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品类。而且院线电影和网络电影的分类是很模糊的。我们的页面马上会改版,不会给用户明确的提示这个是“网络大电影”,他跟其他的电影在一起,不会再受到特殊的照顾。

问丨Question:现在说网大的主流观众都是在三四线城市,导致很多的网大作品很low,您是否能够从后台看到网大的观众群在一线城市,比如北、上、广的观众数量是多少?

宋佳丨Answer:我们不能再瞄准网大的观众品类了,你要看整个电影品类的观众有哪些。你要去抢整个电影品类的观众,也要帮平台想怎么用自己的影片给电影频道拉来更多的用户。你要看整个爱奇艺的观众分布在哪里,我们更多的会员在一线、新一线和二线城市。

问丨Question:对于制作方找哪个平台合作的问题有没有什么建议?

宋佳丨Answer:如果你想走平台定制,爱奇艺这边是不行的,因为我们不投资。如果你缺资金,爱奇艺会给你资金,但这个不是爱奇艺的钱而是跟我们合作的基金的钱,我们不给保底,不会买,我们是纯分账的行为。

问丨Question:大家的问题都是关于未来的,我提一个关于过去的问题,就是压片。我们16年压了一部片子,17年压了一部片子,这些片子或多或少有一些政策问题,改完后是尽快上还是等整个市场起来后再上?

宋佳丨Answer:如果你改完了没有之前政策风险的问题了,就是可以发的,越等越不行,还是快发快上,再等政策可能会变。2016年的制作水准跟现在肯定也是不一样的。

胡杰:今天的座谈会已经延了一个小时,就暂告一段落,以后还会有类似的座谈会,欢迎大家踊跃参加。

另外,刚刚白一骢主任刚才也分享了由灵河文化与阿里影业合作打造的云尚制片管理系统,青工委会通过培训等形式来培养青年制片人使用云尚制片管理系统。

青工委将不断举办各类行业活动,原则上青工委的活动仅向青工委委员开放,有意加入青工委的青年影视人可以扫描下方的二维码,向青工委秘书处提交入会申请。

undefined

青工委秘书长胡杰(左一),青工委常务副主任白一骢(左二),宋佳(左三),青工委常务副秘书长张麟(右一)

undefined

青工委秘书处联络人 艾晓青